七濑久徵

清汤寡水

首页太多高速车那就稍微来点清汤寡水调缓和一下吧(:3▓▒各位爸爸请继续飙车吧!
试着写了三小段黑帮设定





今天的帮派里,也是一片祥和。

山下亨斜躺在沙发上,享受着终于宽敞的单人沙发,半眯着眼点燃了嘴里叼着的烟。

帮派里最近新来了个小孩子。也不能说是小孩子吧,细究起来,他比山下亨还大上大半年。应该说是个,长得很孩子气的,小矮子。

这个小矮子是山下亨出门的时候碰到的,叫做森内贵宽。当时的森内贵宽隶属于另一个小帮派,那种东拼西凑强行组起来的杂鱼帮派,成员之间完全没有配合可言,就连出门收个保护费也毫无威严。

森内贵宽的战斗能力在帮派里属于一流,就算是隔了几个街区的山下亨也略有耳闻。所以当山下亨在巷口遇到低着头讨要保护费的森内贵宽时,塞给对方一把自己刚收来的保护费并邀请对方加入自己帮派的行为,硬生生是把森内贵宽吓跑了。

之后的每天,山下亨也不怎么管自己的场子,就蹲在那个巷口等森内贵宽。一番死缠烂打后,终于在不久之前,森内贵宽加入了他的帮派。

顺带一提,山下亨的帮派名为一颗好石头,目前等级,也是杂鱼。






森内贵宽加入的时候,其实帮派里的既有成员是挺不满意的,比如说山下亨的发小,小浜良太。

到现在为止,森内贵宽已经加入一周了,两人依然没有建立起有效的对话。山下亨也十分为难,毕竟一边是自己千辛万苦找来的人,一边是陪自己经历千辛万苦的人。

最后,山下亨也就放弃了撮合。

良太应该会慢慢喜欢上森内的吧。

看着黏在自己身边的,就连单人沙发都要两个人一起坐的森内贵宽,山下亨这样想到。

一语成谶。

森内贵宽加入一年后,两人的关系才以一顿对哭破冰。

再之后,关系飞速发展,小浜良太叫起了“mori酱”这样可爱的称号。山下亨也偷偷练习了很多次,不过依然叫不出口。






森内贵宽现在是可以自己出门巡场的程度了。

不过,由于自家的场子不算大,森内贵宽总会跑到别人的场子去玩。

“Toru君!我今天去了隔壁穿越信仰的场子!”

“Toru君!今天去了冷雨的场子!”

“冷雨那边的masato带我去手机卡的场子玩了圈!”

“明天一起去了拉德温普斯的场子玩吧,指不定能见着洋次郎本人呢!”

后来,森内贵宽还带上了小浜良太。

“Torutoru!那边真的是超棒唉!”

“是吧是吧,下次我再带你去另一个场子!”

山下亨,感受到莫大危机。

危机具体内容:自己辛辛苦苦带回来的森内贵宽会不会转而投靠别的帮派。

再之后,山下亨果断取消了森内贵宽的所以巡场任务。

森内贵宽为此还闹了好几天小脾气。


TBC.

上午看到空间有人众筹买c服 晚上就看到有同学众筹买伞
可以说是非常豹笑了 能说出这种话的人是分不清众筹和乞讨的定义吧

花火

耳边是烟花接连绽放的华丽炸裂音,亮度略低的手机屏幕不断倒影着不远处的盛景。
今晚,山下亨被哥哥一家邀请来一起观赏烟火。想到之后繁忙的工作怕是无法参加更盛大的烟火大会,山下亨便欣然答应了。
只是没想到,森内贵宽会在今晚给他发消息。
“在干什么呢~”
虽然只是一条没有特地称呼,应该是群发的消息。
在饭前的无聊时间,森内贵宽总会随机发送消息找人聊天,然后将对方置之不理。这个随机不限定距离,就算是面对面,也有机会收到。这点山下亨是很清楚的。
不过,山下亨总是会回复,即使只隔着一个转身的距离。更何况现在隔着一片大洋。
『在看烟火会。』
发送完成后,山下亨把手机调成震动塞进口袋,走到哭闹着看不清花火的侄子身边,把他扛起放在肩上。山下哥哥看到自家弟弟对自家儿子的纵容,伸手揽过妻子,消灭两人间的空隙。
“TORU叔叔~”
“嗯?”
“为什么你今天不穿和服啊?明明大家都有穿。”
“我等下又不玩烟火,就没必要穿了。”
“可是爸爸也不喜欢玩烟火但是爸爸穿了和服啊!”
“这要问你爸爸了。”
“爸爸坏……不想理他。”
“那就和叔叔玩吧,我们可是一年到头也难得见几次面呢。”山下亨抱着侄子的腰往下一移,把侄子翻了个面抱在胸前,“坐太高会挡着别人的,抱着你吧。”
侄子也不反对,伸手抱着山下亨的脖子,双腿夹在山下亨的腰间。
虽然只是小型的烟火会,依然炫目。
山下亨微微仰头,下巴想搁在侄子肩膀上,却总是被侄子一把推开。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想到了森内贵宽。
森内贵宽的起床气众所周知,每每小浜良太和神吉智也去扰他清梦,总会获得一顿暴打。就算是相熟的制作人或者不算太熟的朋友,也会收获森内贵宽的一脸煞气。不过,对山下亨是例外的。最重的报复,也不过是一把推开山下亨凑到跟前的脸。
明明之前还在全身投入地赏烟花,却又鬼使神差地想掏出手机看看森内贵宽有没有回复。
“啊啊”
“烟火!”
“我也想看!拍给我!”
出乎意料,弹出来了三条消息。
拍照……吗?
山下亨看了看怀里的侄子,再三犹豫,把手机递给了他。
“随便拍几张吧。”
“好的TORU叔叔!”
侄子接过手机,手肘支在山下亨的头顶,一阵杂乱的快门声后,拿回手机的山下亨心情复杂地翻阅着相册。
勉强挑了几张能看的照片发送给森内贵宽,正想收起手机,屏幕就突然亮起。
“哇哦”
“好看”
“但是照得好烂啊”
“不敢相信是TORU君拍的”
……本来就不是我拍的啊。
“该不是在日本交了新的女朋友吧”
“说起来去年TOMOYA也跟女朋友一起看了烟火”
“不对现在应该叫老婆”
……不解释一下他会越想越偏吧。
『我侄子拍的』
『我现在抱着他,不方便』
“这样啊~”
“真是吓我一大跳”
“还以为你有新女朋友竟然不先告诉我”
“T^T”
想回些什么时,怀里的侄子忽然开始挣扎。山下亨回过神抬头一看,大型烟火会已经结束了。人群逐渐散开,挤在前排的山下哥哥也得以来到山下亨身边,接过自家挣扎着要去玩的儿子。
再低头看向手机屏,森内贵宽发来的消息又多了一些。
“LA这边有家日料店超级棒”
“下次有空了一起来吃吧”
“突然很想玩烟火”
“不知道LA有没有”
想玩烟火……山下亨目光缓缓投向那边手里抓着一把线香的侄子。
『线香要吗』
『我帮你点』
“好啊”
“一整把”
“同时点燃的话超级帅气!”
『有点难』
“那就两根吧”
『嗯』
『稍等』
回复消息之后,山下亨低头看向扑到自己腿边的侄子。手里的线香看起来并没有减少,想必是自家哥哥又把打火机藏了起来。
TAKA要两根,那我也象征性地要一根吧……三根应该是不过分吧。
“TORU叔叔!帮我点!”
“给我三根当报酬。”
“可、可是你明明说因为不玩烟火所以不穿和服的!”
“那个……是胡说的。因为穿和服太麻烦了。”
“唔……好吧。”侄子从手里的一把中抽出三根,依依不舍地递给山下亨,接着又抽出一根指向山下亨,“可以帮我点咯?”
山下亨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绕到侄子身后弯腰点燃线香,顺便一道点燃了自己手里的三根。把打火机换成手机,选了个稍微满意的角度拍了照后,山下亨把手里的三根一并塞给了侄子。
『线香花火』
“这个才是TORU君的水平嘛”
“超好看”
『谢谢夸奖』
“右边那两根是我的吧”
“那左边的就是TORU君的?”
『是啊』
“就连线香也是和TORU君贴在一起呢”
『嗯』
“真的很有夫妻的感觉”
“这边有事”
“先再见啦TORU~”
……嘛。又跑了。不过真是拍的不错,可以发ins的程度了。
之前TOMOYA是和女朋友一起看烟火来着,那我这算是和TAKA一起看了吧。
反正性质也差不多吧,我和TAKA,很有夫妻的感觉。
山下亨随意配了行字便上传了图片,之后把手机调成静音塞进口袋,抱起抱着自己大腿的侄子,再次替他点燃线香。

END.
﹉﹉﹉﹉﹉﹉﹉﹉﹉﹉﹉﹉﹉﹉﹉﹉﹉﹉﹉﹉﹉﹉﹉﹉﹉﹉
大概算是篇亨→贵
根据亨之前那条线香花火的ins开的脑洞
欢迎捉虫谢谢浏览!

点餐

“……Yes,in the steak.”

菜单晃动的声音提醒着山下亨点单已经结束,失神地盯着自家主唱的他下意识地把视线偏移了些。思考片刻,翻开了倒扣在桌面上的手机,随意点开一个图标,手指无意识地在屏幕上滑动。

“结果就只有我在认真点单,你们都在玩手机啊。”

“因为森酱你的英语最棒啦!”

“那下次你来点单吧良太,你也得好好练习嘛。”

“那就让Miche……”

“不能让Michelle帮忙!”

再之后,就是小滨良太的无意义哀嚎,以及森内贵宽得意地哼起小调。

今天的心情也是不错。

山下亨看着屏幕上自己随手打开的短信记录,慢慢向下滑动,寻找着森内贵宽的名字。排在前头的基本都是工作短信,往下些,是笨蛋竹马发来的奇思妙想和天才鼓手发来的觅食邀请,再往下,才是自家主唱。最后一次通短信的时间停留在十天前。

是有些久了……之前都是没超过五天。就算是休假时间也会时不时发些东西过来。这段时间太忙了懒得回了吗?

“叮咚——”

熟8悉的,是森内贵宽的短信音。

屏幕上滑动的手指顿了顿,山下亨下意识地努努嘴,假装调整姿势躺在椅背上,瞟向身旁的森内贵宽。

森内贵宽的屏幕上,是和山下亨十分相似的短信界面,不太一样的,是弹出来的键盘。发来的信息似乎是全英文的,森内贵宽捧着手机看了好久,才把默认的日文输入法换成英文,敲下第一个字母。

……只是懒得回我吗?

也是情理之中。

森内贵宽可早就不是那么他山下亨当年死缠烂打追来的有些蛮横但是也粘人的乖巧小主唱了。虽然早就意识到这点,但是目睹之后的失落感依然十分强烈。

不过蛮横这点倒是没怎么变。

当年的森内贵宽,会吃着其实并不怎么好吃的关东煮送来一记肘击,口齿不清地说:“这个好吃唉Toru!”

当年的山下亨,也只能森内贵宽硬塞过来的,吃着其实并不怎么好吃的关东煮回道:“是啊是啊。”

现在的森内贵宽,则会一个人点好大家的餐,准确来说,是大家的牛排。

现在的山下亨,虽然吃牛排吃到吐,但是在换口味遇到更难吃的意面之后,坦然地接受了满桌的牛排。

森内贵宽按下最后的发送键时,服务员正好上餐完毕。坐在对面的小滨良太和神吉智也早就准备好了餐具,森内贵宽发完短信也收起手机加入他们,只有山下亨还躺在椅背上发呆。

“Toru!别继续放空了,这家真的超级好吃唉!”

森内贵宽切肉的手往后一挥,手肘撞在山下亨的胸口,形成一记肘击。

“……好啊。”

似乎,还是当年的那个小主唱?

山下亨坐直身子,再次把手机反扣在桌面上,拿起餐具。

“叮咚——”

叉起刚切好的肉块时,自己的手机响起了短信提示音。余光往身边一瞟,看到了刚放下手机的森内贵宽。

今天的牛排味道似乎真的不错。

我家主唱的点餐技术,果然有所提高。



END.
﹉﹉﹉﹉﹉﹉﹉﹉﹉﹉﹉﹉﹉﹉﹉﹉﹉﹉﹉﹉﹉﹉﹉﹉﹉﹉
开头的那句英文来自阿贵的点餐小视频 (对我来说)杂音太大了只能靠着脑补勉强拼出了一句
尝试从toru视角进行妄想 结果真的是难于上青天/
想写口香糖梗但是写到后面心态崩了就草草结了尾……
还是得好好练习啊我_(:_」∠)_
欢迎捉虫谢谢浏览!

吵个架

纯对话无意义OOC小段子_(:_」∠)_俩醋王互尬
请谨慎观看

﹉﹉﹉﹉﹉﹉﹉﹉﹉﹉﹉﹉﹉﹉﹉﹉﹉﹉﹉﹉﹉﹉

“山下亨!”
“嗯?”
“不准你再和女饭拥抱!”
“只有你能抱哦?就算是我,也是挺喜欢漂亮妹子的。”
“emmmm……不准。”
“她们主动要求的我也不好拒绝。”
“她们都蹭到你胸上啦!”
“良太不也天天蹭吗。”
“不一样!漂亮妹子和笨蛋能一样吗!”
“一样啊。”
“唉?”
“都不是你。”
“……不准再有下次哦。”

“toru~吃饭咯。”
“嗯。”
“怎么了不开心吗?今天live明明很棒啊。”
“女饭要求亲你,为什么不全部拒绝?”
“……她们主动要求的我也不好拒绝。”
“但是有几个你还是说了no拒绝掉了。”
“有的拒绝不掉啊。”
“那就多拒绝几次,让她们死心。”
“……哦。”
“练习一下。taka酱,可以亲你一下吗?”
“Sorry,no.”
“错了。我的话,就不用拒绝了。”
“……那你到底要怎样啊!”
“我以外的全都拒绝。”

“……下来了。”
“不要!”
“……大家看着呢。”
“看就看!”
“……tomoya快笑傻了。”
“我打两下就好啦!”
“……热。”
“那也不放!”
“我以后不和漂亮妹子拥抱啦。”
“不能在我不在的时候跟他们合影!”
“好好好,你下来一切好说。”
“不!下!”
“……”

Japanese Boy.

“Taka,过来一下。”
“怎么啦,Toru?还要排队洗澡呢。”
“让他们先洗,有些工作上的急事。”
“好哒~”

“只有我们两个吗?”
“嗯,我们两个就够了。”
“那就快点说吧利达!”
“给你听首歌,你坐到我旁边来,听得比较清楚。”
“就坐在这边不可以吗?面对面也挺好啊”
“最好是坐我腿上。”
“……知道啦坐过去就坐过去呗!”

“是Toru新作的曲子吗?好久没见你自己作曲了呢!”
“是cover。”
“那也是洗耳恭听!”
“开始咯。”

“I'm coming straight outta Osaka,on my way to Tokyo.”
“……American girls吗?乱改什么歌词啦要是我记岔了那不是麻烦了吗!”
“You got me so obsessed,I like when west meets east,it's like I'm in a movie,said do you wanna use me,and you said hell yes.”
“……我哪有说过啦。”
“Come on break my heart,you Japanese boy,how'd you get that reputation for taking over the world,can't you see I'm out of my head for you…”
“呜哇……干、干嘛突然往耳朵呼气啦!”
“You Japanese boy.”

“今天encore的时候挺开心的嘛,屁股被漂亮妹子们摸了个遍吧。”
“也没有摸遍吧……”
“后背也是,完完全全暴露在人群中。”
“说得像什么一样……我有好好穿着衣服啊!”
“还被staff公主抱了啊。”
“这个是他自作主张!”
“我也要,摸遍你的身体,公主抱你,把他们做过的事统统做一遍。”
“山下亨……”
“还有,你每唱一次American girls,我就对着你唱一遍Japanese boy,之前欠下的我也会在巡演间隙补上。”
“你是不是……”
“我吃醋了。”
“有病……啊?”
“你还亲了女fan一口,这个我也要讨回来。”
“那个时候一激动嘛!只是轻轻碰到脸颊那种而已……呜!”
“那我也要先擦干净再好好享用。”

“Toru!Mori酱!淋浴间空出来了哟!”
“知道啦……呜!”
“再稍微等一下吧,我和Taka还有重要的事要解决。”
“O~K的!Ryota我们去打游戏吧!”
“喂喂喂……唔……笨蛋Tomoya笨蛋Ryota……呜……”


Taka直播时

“还在直播呀?”
“呀呀呀Toru~”
“嗯……晚安。”
“晚安!”

结束直播后

“Ryota,回你床上。”
“唉Toru?你不是睡了吗?”
“突然想起还有点事要找Taka.”
“哦哦哦那我就不打扰你们谈正事啦!”
“嗯……还差多少次呢?”
“……不记得。”
“那就从头开始吧。”
“还有7次!7次!”
“好。”
“……喂喂喂你手摸哪里啊!”
“抱着你比较舒服。开始之前先来个鼓励kiss吧?My Japanese boy.”
“……随便你。”
“I wanna take you out,I wanna show you off,I like the way you walk,the way you rock,Japanese boy♡ ”

END.
﹉﹉﹉﹉﹉﹉﹉﹉﹉﹉﹉﹉﹉﹉﹉﹉﹉﹉﹉﹉
纯对话的OOC小段/ 也许哪天会把对话之外的东西补上
昨天的直播真的是甜到掉牙了x联系这几天看到的种种随意写了个小段
又名如果我魂穿利达了会对贵贵干些什么(*/ω\*)
欢迎捉虫!

海梨小脑洞(天使梨×虎鲸海)

×其实是个废掉的大纲

天使梨下凡 不知道为什么被出门闲逛的阿海捡回家了 醒来的时候就看到阿海抱着虎鲸一脸嫌弃地看着她 出于天使的本性(?) 梨梨就留在阿海家里帮忙 两人一直没有交换姓名 阿海叫梨梨天使 梨梨叫阿海前辈 阿海家里很多虎鲸 梨梨以为只是个人喜好 没有多想 后来偶然发现阿海是只化为人形的虎鲸
“害怕吗?”
“并……并不会。”
“害怕也没关系哦。”
阿海把梨梨送到捡回她的地方 准备让她上天
「……誰が?」
「海を。」
梨梨上天之后 阿海也变回了虎鲸 梨梨发现自己对阿海念念不忘 就一天到晚偷窥自己的云下面的海 希望能再见到阿海 有时候会无意识地念出阿海的名字 「うみ」
但是她知道的 是「海」而不是「海未」
这是阿海对她的温柔 也是残忍 毕竟不会再见面了
即便天空映出了海般的碧蓝,依旧无法变成那只虎鲸畅游的那片海。